愛中同行宣教路


筆者以每天早上,看一章聖經作為靈修之用。最近在閲讀申命記時感觸良多。看到摩西因未能與以色列民同入迦南地,於是耳提面命地吩咐他們要盡心、盡性、盡意愛主你的神,不要偏行己路。要以色列民緊記,神是賜福的神,但因着祂的公義,對罪非常厭惡。以色列民如離棄神,必定招致懲罰!看得出摩西對這民族又愛又擔心。


最近參加了幾次宣教會議,也收到不同宣教士的家書,讓我來分享她們被逼離開工場的困境,及那嚮往着回去的喜悅。


人有限、神無限



雖然明白人有很多限制,但往往習慣了以既有的模式去處理事宜。正所謂「事不等人」,立時行動,即時反應,變得理所當然。但一場瘟疫,把所有事情變得都不一樣。


與我們合作的小茹姑娘,早已得到首都部門批准她的居留簽證申請,卻因為小島的一名初級職員的攔阻,拒絕簽發她的簽證,其後更有人向她提議,以金錢賄賂而得居留。可幸她堅持拒絕,戰勝誘惑,但後果是提早回港,而這一次回來,更是逗留了兩年多,是前所未曾有過的經歷!


另一方面,我們曾把舊居騰出,接待從中國回港產子的年青宣教士夫婦。宣教士的丈夫是中國的少數民族,對香港完全不熟識,太太雖然是香港人,但因有身孕,行動不便極需要照顧。雖然有父母,但她另一姊姊也是剛分娩不久,父母需要奔波於兩個家庭之間,未能全心全意照顧。適逢當時又是疫情高峰,真是危機處處!


宣教士Ena與Agus,因擔心在印尼的兒子要接受手術,Agus趕着回鄉守望陪伴。可是一去便是五個多月,當中不但是機票難求、而且價錢昂貴、回港更要在酒店隔離,對於經濟緊絀的宣教士真不可奢望!可是在香港的Ena,既要在銀行兼職工作,還要獨自處理印傭事工的所有事宜,也是一大難題。加上她四年沒有回印尼,又擔心兒子的病況,當中的沉重心情可以理解,怪不得近期見她整個人也憔悴很多。


問題是:我們容許宣教士失去信心嗎?能讓宣教士向神發問號嗎?宣教士可以對未來失去盼望嗎?


留在工場又如何?

小茹姑娘如果堅持不離開,或許神會開路。但面對疫情的嚴峻,加上當地醫療系統的落後,與及政府停頓了大部份的工作,她若勉強逗留也實在是為難,加上小茹姑娘身體已發出警號,如果她不提早回港,情況真不敢想像!


從中國回港的宣教士,如果堅持留在山區產子,但因醫療、保險問題,還有與少數民族的方言、偶像文化及衞生情況也會產生矛盾。可以想像身為他的丈夫,必定會更擔心及面對無比的壓力。


Agus如果不回鄉,十八歲的兒子要獨自面對動手術的問題,相信沒有父母會選擇這樣做。Agus不是醫生,但他有人生經驗,他領着孩子多尋找其他醫生的意見,也為兒子禱告。結果兒子不需要動手術,面相也奇蹟地好了!


神是賜福的神



小茹姑娘回港後,才知道自己身體真的差了許多,而且不是她所預計之內。先不說坐骨神經痛復發,其後右眼發炎,在看眼科醫生時,才發現左眼的後玻璃體有毛病,需要動手術 。跟接着突然在家暈倒,送到醫院也找不出原因。不料,在身體才剛好了一些,便因家人染疫,自己也確診!感恩經過中醫、西醫及物理治療,小茹的身體現已漸漸康復!


小茹明白神安排她回來,是要讓她的身體得到適當的治療,再繼續走那福音之路。其實小茹也不是願意閒着沒事幹的人,當她的身體稍為好一點兒,她就到神學院、教會和不同地方分享。此外她也跟差會合作,在港服侍印傭,向他們傳福音!


Ena因得到小茹的幫助,認識了不少香港差出去的宣教士。更因小茹帶了多名神學生及母堂的青年人到訪,一起到公園傳福音、派單張,也帶領多人參加印傭的聖誕節聯歡活動等,Ena得以被鼓勵!原來Ena習慣一傳一的佈道方式,對外展雖有盼望,但沒有把握。現在受到小茹的影響,Ena也願意多計劃外展行動!


回港產子的宣教士,因得到神的保守及各方援助,小孩長得健康又聰明,而且很容易適應陌生人和環境。現在她們一家已回到少數民族之處,出奇地因着小孩,很容易和民眾打開話夾子,關係更容易建立!另外,因有一次要回山上丈夫的老家,宣教士煩惱起來。她起初擔心山路多彎位,恐怕孩子舟車勞頓,既憂慮山裏人的衛生情況,又怕食物不潔等。雖然她也想帶孩子一同回鄉間,但還是擔心這、擔心那!感覺自己開始對那少數民族有疏離感。


突然她很感慨,想到神差愛子耶穌到世上,為罪人承擔罪債並死在十字架上,是何等的奇妙恩典!她在此刻回想了自己的初心,她到那個族群,不是為了結婚,是因為愛當地的人,那為何現在會產生這麽多顧慮,既怕這又怕那?在禱告後,她決定先把那八個多月的孩子寄養在她信靠的朋友處,然後輕身和丈夫上路,為把福音傳回族民處。他日,待孩子更健壯,一定會把孩子加入這團隊裏。


總結

神是全知、全能及全在的主!我們是否全心全意地跟隨祂,又盡心、盡性、盡意、盡力地愛祂?我們在安舒區生活時,還會承認自己有限嗎?在困難時,選擇逃避還是繼續相信?我們明白,世界上還有更多更精彩的宣教士故事,但以上的三位,是因着有親身經歷,所以向大家報告及分享!


最近我在一份基督教的雜誌,看到一篇文章,那差會說一名宣教士外出,需要有九名人仕在後方支持。希望日後,能有機會和大家談談宣教團隊的重要性。不過現在想說的是,團隊不是看重人數,而是合一,人多意見多,如果不看別人比自己強,以僕人身份去服侍,反而以專業或領導的地位去批評,不把宣教士當作平凡人的身份去看待,以過高或過低的角色去衡量,最終是會失敗的!


願意大家一起同背起大使命的同時,也開始懂得如何關懷宣教士。


19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